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 > 调查报告 > 详细内容
失地农民利益保障问题的调查与思考
发布时间:2009/7/8  阅读次数:2958  字体大小: 【】 【】【

   胡萍   汤美娟   王琳   姚嫦美   孙辉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对农民来说,土地不仅是基本的生产资料,更是可靠的生活保障。然而,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的土地被征用,失去土地的农民何以为生?他们的生活生存状态如何?当手中的补偿款被花光之后,几十年之后的养老问题如何解决?带着这些问题,最近,我们走访调查了牟平城区部分村庄,发现了一些问题,同时,他们的一些做法也很能给人们一些启迪。

一、失地农民的基本现状

(一)就业问题。从调查的情况看,失地农民就业难度较大,除了西关村、西桂里村以及五里头村等能够解决大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以外,大部分村可以说是无业可就,无岗可上,基本处于自谋生路的状态之中。造成失地农民就业困难的原因除了社会本身的就业压力大以外,主要是四大原因所致:一是失地农民文化水平低,70%以上只有初中及以下的文化,不能适应当今社会就业的要求;二是就业培训没跟上,大多数失地农民无一技之长;三是年龄偏大,大多数的失地农民在40岁以上,在土地以外的其他工作岗位竞争中处于劣势,难以找到新的就业岗位;四是失地农民就业政策不到位,无法享受到再就业政策所带来的实惠。

(二)社会保障问题。从我区目前的社会保障体系覆盖情况来看,农村的社保工作还处在刚起步的尝试过程中,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全面建立和广泛延伸,区政府也尚未出台对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办法。在此情况下,失地农民的养老问题暂时由村集体经济承担,标准低,每月50—200元不等,经费无稳定来源,养老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失业保险无从谈起。失地农民的医疗保障更是名不副实,保而不障。虽然有个别村实行了农村合作医疗,每个农民年交费24元,但农民参与积极性不高,合作医疗经费是杯水车薪,难解燃眉之急,合作医疗存在医疗设备差、医务人员少、医疗水平低的实际问题,满足不了农民医疗需求,失地农民看不起病的情况尤为突出。

(三)征地补偿金较低,现实经济利益无保障。

目前,我区土地征用补偿费每亩平均大约在1—3.44万元,每亩土地的年收入预期达0.51万元,补偿金只相当于土地2年左右的收益。而城市边缘区,特别是具有区位优势的地段,政府的出让价格和市场交易价格每亩达20万~50万元,分别增值10倍~20倍!应该说是相对于政府的土地出让价格和市场交易价格而言补偿太低,相对于土地的预期收益而言补偿太低,相对于保证失地农民基本生活消费水平而言补偿也不高。随着我国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加快,各类城市边缘区的农民的生活消费水平与城市居民已经相差无几。在目前的物价水平下,城市居民每年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超过5000元,这样的补偿水平只够失地农民维持基本生活消费23年。

(四)“租、买”不分,土地所有权不明晰

调查中发现,部分村庄在土地征用问题上存在“租、买”不分的问题。比如说,有的村土地被政府征用以后,每年租赁费用是1000元人民币,连续租用50年,而政府把这部分土地租用以后,又以远远高于租赁费用50倍、70倍甚至更高的价钱把土地卖给了经营业户,并且经营业户的土地证、房产证一应俱全,这样做的后果就是:50年之后,这部分土地的所有权归谁所有?是属于出租者还是属于购买者?不得而知。

二、部分失地村庄的发展思路

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之后,如何保障农民的合法权益,解除失地农民的后顾之忧,保证农民安居乐业,是一个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热点话题。调查中发现,我区一些村,积极维护失地农民的根本利益,他们大胆探索,结合本村实际,初步建立了一套收入有来源、生活有保障、就业有岗位的失地农民生活保障模式,基本解决了农民的后顾之忧,促进了农村社会的稳定和经济发展。

(一)转变思路,借力发展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而我们到牟平文化办事处王家窑村进行调研期间,却让村干部们给我们上了一堂转变观念的生动一课。这里所谓的“路”完全不同于传统思维上的“道路”,而是指“思路”,就是先要修正发展致富的思路。在土地日益减少的情况下,在就业压力日趋加大的情况下,在自身发展面临种种困难的情况下,要改善目前的生活生存状态,唯有改变、拓宽、创新发展思路,才是冲出困境的上上之策。为此,他们不坐等,而是主动出击,向有钱人、有能力的人、会经营、会管理的人靠、要,善于向发展好的村、好的企业甚至有能力的单位,借财、借才、借势、借力,向他们靠拢,借他们的一臂之力,把穷村致富的风帆扬起,把贫穷的帽子甩掉。王家窑村就是这样干的。

王家窑村地处牟平区东南,紧邻城区,全村210户,520人,人均耕地只有3分。由于种种原因,该村一直没能走出贫穷的阴影,2001年,当身残志不残的王书礼上台以后,村里发生了巨大变化,可以说是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他们改造、改善了村里的生产生活环境,硬化了路面,靠村民捐款、富村帮扶集资11万元,把多年被污水、淤泥充塞的河道、河滩绿化美化,整理一新。在硬化街道期间,村民们自发捐款7万多元,63岁的沙建珍大妈在家庭生活比较困难的情况下还捐款700元。优良的环境吸引了四方来客,到目前为止,已有13家企业到这里投资、落户,有苹果冷风库、包装厂、编织袋厂、沙发厂、厨具厂等,可为村里解决劳动力就业80多名,每年租赁费高达10多万元,租金也由开始时的700/亩增加到现在的1000/亩,合同一签30年,合同到期后,由村集体花半价再把企业买回。村书记王书礼说:“我村的发展还刚刚起步,要想让村民们没有后顾之忧,就要解决他们的生活生产保障问题,而这只能靠更加严格的管理、靠真干实干、靠先进的理念,去求变求发展。像我们这样一个小村、穷村,最好的发展思路就是借鸡下蛋,借力发展,我们已经从中尝到了甜头。”我们在调研期间正赶上有外商到村里协商土地租赁事宜,每逢这样的大事,村里近30名群众代表集体开会表决,让我们看到了未来新农村发展的光明前景。

(二)工贸并举,和谐发展

我们还对鱼鸟河社区的五里头村、文化办事处的农商里、西桂里、西关等经济发展比较好的村进行了调研。这些村的基本情况就是,土地很少,城市化进程很快,除了西桂里村还留有比较多的土地以外(现有土地600亩),其它里村的土地已所剩无几,即便像西桂里这样有较多土地的村,村民们手里也已经无地可种,已全部收归集体所有,实行规模化经营,村民们每年都能够从村里及时领到土地补贴、粮食补贴,有的村已基本完成由村民到居民这种身份上的转变,如五里头村,即东华实业公司。五里头村有502户,1205人,占地面积1.6平方公里。2003年,五里头村从牟平区武宁镇规划到牟平经济开发区,现隶属鱼鸟河办事处。2003年,根据开发区发展的需要,五里头村的1200亩土地被开发区征收,村里得到了3000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如果按人口将这笔补偿款分掉,每人至少可以得到2万多元,每个家庭至少可以得到5万多元,村民们心动了,眼红了。而这时村支书孔祥璐却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如果把卖地的钱分光,确实能解决不少家庭眼前的困难,但大家想到以后的活路吗?想到我们的子孙后代吗?俗话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如果把卖地的钱进行资金盘活,用于壮大村办企业经济,就可以增强企业的生命力,产生巨大的财富,这些财富能让失去土地的村民们常年享受更高更好的福利待遇和经济保障。经过几番争议探讨,他们作出了土地资源置换成市场资源、资金用于发展企业、改变村容村貌和造福全体村民的决定。村里聘请了天津大学设计院的专家根据五里头村的土地资源、区位优势和交通条件等进行全方位的精心规划设计,从而出台了全面改造旧村居,建设大规模现代化居民小区,壮大村办企业东华实业公司势力,建设工业园和装饰公司的整体发展规划。当然3000万元的土地补偿款相对于这个方案需要的1.6亿元的资金来讲相差甚远。村委领导们为了弥补资金不足的困难,个个绞尽脑汁,找门路,托关系,想点子,自我加压,群策群力,克服重重阻力,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村委领导用“拼命三郎”的干劲演绎出了一个村庄变革的“神话”。村里还依据便利的交通地理位置,进行房地产开发,已开发房屋2000多户。

农商里村还有土地60亩左右,村民基本上无地可种,村民的生活保障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呢?我们在调研期间了解到,这个村以前的村办企业很红火,2003年根据区委、区政府的指示,采取产权分开、股份制以及租售结合的方式,对村办企业进行了改制,动产拍卖,不动产进行租赁。每年通过不动产租赁可以回收资金50万元左右。

西桂里村的情况可能要更好一些。在调研期间,董事长王希伟接待了我们,给我们讲了土地变迁的历史,他说,40岁以上的人对土地的感情都很深,有了土地才会有粮食,手里无米唤鸡也不来。但土地到底由谁来经营,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他说,西桂里村从83年土地承包以后恢复了小农经济,水利破坏严重,科技上不去,机械化作业施展不了,农民从土地上得到的利益很少,在这种形势下,村民们又自觉把土地交给村里,要求村集体经营,实行规模化生产,每年由村里给村民补贴,平均每人每年1800元,取暖入网费补贴,村里给每家每户每平米补贴45元。

西关村的情况要特殊一些。这个村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以发展快、发展好而闻名全国,按照现在小康村以及新农村建设的标准看,无疑这个村早就达到了。村里有企业30多个,有福利公司、建筑机械公司、专用汽车厂、机床厂、采石厂、环保厂、水产公司、服装公司、鞋城、宾馆、海鲜城、商场、文化宫、粉丝厂、奶牛厂、中专、医院、汽校等等,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为了夯实发展基础,村里还在王家窑、曲家口、王格庄等地购买山岚3000余亩。

以上这些村基本上都是靠发展工业、发展商贸、增加就业岗位等多种办法来解决村民的就业问题,他们的做法为失地农民如何解决生活生存问题提供了成功的范例。

(三)不拘形式,为民致富

调研发现,无论经济上比较富裕的村还是相对落后的村,无论发展速度是快是慢,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那就是村干部们千方百计想尽各种办法,力所能及使出浑身招数,从发展工业、发展商贸以及房地产开发挣来的钱来贴补农民失去土地的损失,以工补农、以贸补农,使村民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年轻人有活干、孩子们有学上,为村民解除了生活后顾之忧。像王家窑村利用对外出租厂房得来的有限资金,为村民们办了许多以前想办而没有办成的事情。家家户户上了自来水,安上了路灯,解决了村里的老人福利问题,每年为60岁以上的老人发放2箱苹果、2袋面粉、1袋大米、5斤肉、5斤鱼,每年鼓励考上大学的孩子1000元,当兵的600元。为了活跃村民的文化生活,建起了文化大院,成立了妇女秧歌队,村民们凝心聚力,过日子感觉有了切实的盼头。

五里头村,现如今旧村改造已全部完成,村民们全部由低矮破旧的平房搬入宽敞明亮的楼房,全村现有16座高楼,2座矮楼,已有的批发市场1万平米,现正在进行改造,已建成2万平米,准备扩建改造成占地160亩、10万平米的新的批发市场,按照目前144/平方/年的收入,一年的租赁费就高达1500多万元,另外,再加上5万多平米的标准厂房对外出租,一年算下来的收入就相当可观。失去土地的村民怎么办?就用这部分租赁市场以及房地产开发得来的资金养老,以贸补农,以工补农。村民们每人每年可分到4袋面粉、2袋大米、10斤花生油、2灌液化气,菜金补助100元,每年的暖气费村里承担一半,每户2652元的天然气安装费村里也承担一半,从91年开始,村里给60岁以上的老人养老补贴,由开始的每人每年500元提高到现在的每人每年2200元,现在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基本不干活,而一些想劳动的村民基本都有活干,五里头村的百姓们已经由传统的种植业、养殖业转移到了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他们分别在公司的各个行业中从事着自己感兴趣的工作,2005年,五里头村的人均收入达到7000多元。2005年又投资100多万元建起高档次的社区卫生服务站,配备了X光机、B超等先进设备,免除了村民在就医治疗上的后顾之忧。在调研期间,村委副主任对我们说,对于未来,根据发展的需要,五里头村会在适当的时候对健康成熟的集体经济实行内部股份制改造,把集体资本分配到每一位村民的名下,那样一来,村民不但可以在正常的工作之余持股收益,还能恩泽后代,辈辈相传。五里头村的今天,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广大农村明天奋斗的目标,也为今天的新农村建设赋予了更深更广的含义。

农商里村对村民的吃饭问题也以不同的方式进行了补贴,根据1982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时每人能够分到土地35计算,按照每亩地出产粮食2000斤,刨去农药、种子、花肥等费用,一亩地剩余200元,从2005年开始对村民进行粮食补贴,每人每年100元,60岁以上老人养老补贴每人每年1200元。

现在西关村的村民们有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只要想工作就有岗位,就业不成问题。每人每月的养老金由150元到1500元不等,村里给村民的福利每人每年至少500元,收看闭路电视免费,暖气费减半。

(四)强化培训,提高素质

在调研期间,我们常常听到的几句话就是:“穷则思变。要干要变化,要干要改革,没有工作就没有自我。什么是先进生产力代表?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个状元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所以说不是失去农田就等于失去了劳动,失去了保障,只要素质高,处处都挖宝。”

走访期间,我们发现凡是经济发展比较好、步子迈得比较大的村,都非常注重提高村民们的综合素质。五里头村为了全面提高村民素质,投资500多万元建起大型音乐喷泉广场和人工湖,投资200多万元建成室内休闲活动中心,图书室、乒乓球室、棋牌室和各种健身设施一应俱全,规划设计的小学和幼儿园也在建设之中。西关村、西桂里村等想方设法开设了汽车驾驶培训、理疗培训、电气焊工等课程,加强对失地农民的教育培训,提高他们的自身素质,消除陈旧思想,帮助他们建立全新的就业观念,鼓励他们积极参加再就业技能培训。

调研期间,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发展又快又好村的负责人都非常重视自身榜样的带动力量。他们说,要让村民素质提高,自身榜样的力量很重要,遇到难办事要挺身而出,遇到吃亏事要先己后人,遇到得利事要主动退缩。该得到的不一定全得,不该得的一定不能得。要牢记“吃亏是福”,不与百姓争利,靠榜样的力量带动,靠榜样的力量治村,靠榜样的力量发展。

三、几点启示

(一)改变征地补偿方式。政府以前所采取的一次性现金补偿方式既简单又很容易导致城市边缘区农民失地又失业,以后生活无着落,很容易产生新的贫困阶层而成为社会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因此,应该建立和健全失地农民的养老保险、大病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体系,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具体所需资金可主要从土地征用补偿费和土地出让增值中列支。

(二)抓好失地农民的再就业工作。对失地较多或全部土地都被征用的城市边缘地区,各级政府要千方百计为失地农民提供就业岗位,要防止出现“要地不要人”、一次性“了断”的做法,在征地同时,要考虑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妥善安置失地农民,并应及时出台相对倾斜的优惠政策,鼓励当地第二、三产业的发展,以创造出足够的就业机会。

(三)逐步建立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制度。按照低水平、有保障、广覆盖的原则,逐步建立农村社会保障体系。首先是建立失地农民养老保障体系,从根本上解除农民对失去土地后养老问题的担忧,可以很大程度减少因养老问题产生的城市化阻力,同时将失地农民最终纳入城市居民范畴,为他们提供养老保障,有利于城乡养老保障顺利接轨,铺通城乡一体化基本养老保障制度的道路。其次是建立农民医疗保障体系,配备专职或兼职劳动和社会保障工作人员,落实办公经费和办公设施。再次是要建立农村社会化服务的社会保障体系。逐步把社会保障服务机构延伸到农村,乡级建立劳动和社会保障服务所,村级建立劳动和社会保障服务站。

(四)强化技能培训,增强失地农民的就业能力。要按照“培养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守法纪的新型农民”的要求,大力发展农村教育事业,培育民智。完善农村职业技能培训制度,依托产业发展,面向劳务市场为失地农民提供农业实用技术培训和职业技能培训,做到市场引导培训,培训促进就业,要不断拓展培训机制,多形式、多层次、多渠道提高农民工的各项技能,特别是针对用工单位需求,进行“订单式”、有针对性的专项技术培训,切实提高失地农民的就业能力和专业技术素质。

实践证明,重视市场的调控作用,提高土地征用的补偿额度,建立并健全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使他们在失去土地之后仍然有工可做,有钱可赚,生活有依靠,才是解决城市边缘区失地农民利益保障问题的根本途径。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版权所有  中共烟台市牟平区委党校                       鲁ICP备09037283号
地址:烟台市牟平区大窑沁水工业园金埠大街369号          电话:0535-8942351